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wxwx123的博客

请参观阅读我的博文的朋友别忘了点击一下我的广告啊,哈哈,拜托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记叙文开头结尾三题  

2016-01-22 09:22:11|  分类: 作文童话与励志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孙教授《记叙文开头结尾三题》

记叙文开头结尾三题

孙移山

          关于文章的开头、结尾,以前人们已经有过不少论述,这里只针对记叙文写作中常见的毛病谈三个问题。

          一、开头结尾要同时考虑

        学生作文,常常一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开头,而忽视结尾,写到后来写不下去,只得草率收场。有的明知结不了尾,便在文末注上一个“完”字。出现这种情况,当然是因为在落笔前没有拟好提纲,对全文进行统筹安排,但是更主要的是,不善于把开头和结尾联系起来考虑。

        文章的开头和结尾虽然在形式上各居两端,实质上却是对立的统一体。一篇文章采用这样或那样的开头和结尾,固然与表现主题有关,但两者相互间也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。常常是因为那样开头,才这样结尾,或为了那样结尾,才这样开头。拿杨朔的《泰山极顶》(初中语文课本第五册)同姚鼐的《登泰山记》(一九五七年版高中文学课本第三册)作一比较。姚鼐是在泰山顶上看到了日出的,文章开头却不写看日出。杨朔登上泰山极顶,并没有看到日出,却在开头说:

          泰山极顶看到的日出,历来被描绘成十分壮观的奇景。

为什么呢?因为姚鼐是登山览胜,按照登山路线写所见景物,虽然写了看日出,却没有让看日出贯穿全文,结尾也不结在日出。杨朔是借登泰山所见,歌颂祖国的大好形势,把朝气蓬勃的祖国比喻作初升的太阳,结尾说:

          其实我们分明看见另一场更加辉煌的日出。这轮晓日从我们民族历史的地平线上一跃而出,闪射着万道红光,照临到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  伟大而光明的祖国啊,愿你永远“如日之升!”

这便决定了文章的开头须从看日出的事情写起。

         人们编排一场演出节目,总是把最好的放在后边压轴,把虽然不是最好,却也吸引人的放在开头。写文章也是这样。在小说里这一点非常突出,大家也比较熟悉,我们再看看一般文章。志愿军战士罗盛教,为抢救落水朝鲜儿童光荣牺牲了。朝鲜人民为了纪念他,把当地的山、河、村庄都用罗盛教的名字命名,还在他的纪念碑上刻上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的题词:“罗盛教烈士的国际主义精神与朝鲜人民永远共存。”这些纪念是对罗盛教的崇高评价,是中朝人民友谊的象征,所以写文章时把这些放在结尾,十分有力。开头呢?用朝鲜人民怀念罗盛教的歌声把读者带到文章里来(见初中语文课本第三册《罗盛教》)。一个农村知识青年段元星用肉眼发现了一颗新星,这是奇迹,放在文章开头一定吸引人。但是怎样结尾呢?先在开头简单提一下,到后边再详写,当然是个办法。《探索星空奥秘的年轻人》(初中语文课本第六册)一文却处理得更好,原来在粉碎“四人帮”之后不久,中国科学院邀请段元星到北京参加年历改革工作会议,文章用去北京开会作结。

            金色的阳光,照耀着锦绣的山川,也照推着段元星正在走的路……

一语双关,预示了段元星在新形势下将作出更大的成绩。

        有人说,作文章应该先定结尾,后想开头,这样写起来才有“底”,思路才顺。这话也许有些偏颇,却并非没有道理。因为,没有把全文的结构想好,没有明确的归宿,正如盲人骑瞎马,是写不出好文章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 二、“引入”与“引出”

        要处理好开头和结尾的关系,还必须研究它们的区别。好的开头和结尾都会给读者以启发引导,但是一个是“引入”,一个是“引出”。开头要把读者引导到作品里来,让他们接受感染和熏陶。结尾要把读者从作品里引出去,让读者在感受作品的基础上,举一反三,更广阔、更深入地认识生活。这是因为任何一篇记叙文都是社会生活举例,都是用个别反映一般,如果让读者读完之后,只了解这个人这件事,而不能想得更多,那就失败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请看下面两篇文篇的开头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万盛米行的河埠头,横七竖八停泊着乡村里出来的敞口船。船里装载的是新米,把船舟压得很低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——叶圣陶《多收了三五斗》(初中语文课本第四册)

        这是十几年以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——冰心《小橘灯》(初中语文课本第二册)

这两个开头都不新奇,属于十分常见的类型。第一个开头是直接形象地描写环境,让读者身临其境。第二个开头是用交代的口气把读者引到故事发生的年代。写法不同,但都能把读者引到作品里来。

        再看同样两篇文章的结尾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二天又有一批敞口船来到这里停泊。镇上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。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市镇上表演着,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。(《多收了三五斗》)

        但是从那时候起,每逢春节,我就想起那盏小橘灯。十二年过去了,那小姑娘的妈妈一定好了吧?她爸爸也一定早回家了,因为现在我们大家都好了。(《小橘灯》)

第一篇的结尾告诉读者,像这样丰收粜不到好米价,换不回生活必需品的事件,不是偶然的,不仅在这里天天重演,而且在全国各地到处如此。把读者的眼光引出画面之外,引向全国,这样就进一步深化了主题。第二篇的结尾,一方面引导读者不要忘记过去的苦难,另一方面又引人遐想,引导读者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。

        有些文章的结尾,看来好像单纯回顾上文,作一总结,其实一般说都不是单纯的回顾。例如方纪的《挥手之间》(初中语文课本第六册),在结尾处重复描写了毛主席和人们告别的一个镜头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十几年来,延安机场上送行的情景常常出现在眼前:主席的魁梧的身形站在飞机舱口,用坚定的目光望着送行的人群,宽大的手掌握住那项深灰色的盔式帽,慢慢举起,举起,然后用力一挥,停在空中……在他面前,无数的战士正朝着他所指的方向奋勇前进。

在作者眼前常常出现的这一幕,是当年送行的情景,又可以说不是当年送行的情景,当年机场上并没有“无数的战士正朝着他所指的方向奋勇前进”。这幅画面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在历史转折的严重关头,毛主席指引全国人民战胜国民党反动派的形象的缩影,它所象征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送行本身,使读者想得更远更深。

            三、记叙文的生命——形象

        记叙文靠生动的形象感染读者,离开了形象,也就不能发挥它的作用。可是忽视形象的现象却常常出现在开头和结尾。忽视形象有两种表现:一是爱在开头结尾发表抽象的议论,一是爱在开头作概括的叙述,繁冗的交代。下面这篇选入中学课本的文章就很有代表性。开头是这样的:

            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一周牟了。周总理的一生,是光辉的一生,伟大的一生。他那宽广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胸怀,崇高的共产主义精神,为党为国为人民奋不顾身、勇往直前的战斗风格,受到全国人民的无限敬仰和衷心爱戴。……

接着,正文讲了周总理的一个小故事,后面的结尾是这样的:

        ……敬爱的周总理虽然与我们永别了,但他的光辉形象如同高耸入云的秦岭雄峰,气贯长红,永垂千古,而那千夫指、万人垢的跳梁小丑“四人帮”,只不过是巍峨秦岭脚下的一龚土,遗尧万年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安息吧,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—我们敬爱的周总理!

这些议论当然是正确的,感情也是真挚的,但是如果去掉就近设喻的“秦岭”,放在哪一篇纪念周总理的文章上不行呢?这种没有特点的抽象议论,不会使读者受到新的启发和教育,开头既不吸引人,结尾也不能使人想得更多。

         高明的作者总是避免一般化的议论和概括的介绍,一开头便用生动的形象吸引读者。例如夏衍的《包身工,(高中语文课本第一册),是一篇报告文学,需要真实、具体地报告一些调查材料、统计数字。但是,作者一开始并没有概括地介绍包身工是怎么回事,上海杨树浦临福路东洋纱厂包身工的一般情况怎样,而是在开头用了四段文字,生动形象地描绘了包身工起床的情形:天还没亮,带工老板便大声呼喊:“拆铺啦!起来!”“‘芦柴棒’,去烧火!妈的,还躺着,猪锣!”在这喊声之后,“象鸽子笼一般”狭小的、“充满了汗臭、粪臭和湿气”的工房里,“很快地就像被搅动了的蜂窝一般骚动起来。打哈欠,叹气,叫喊,找衣服,穿错了别人的鞋子,胡乱地踏在别人身上,在离开别人头部不到一尺的马桶上很响地小便。……”不仅有这样的场面描写,还用特写镜头表现了一个骨瘦如柴的“芦柴棒”。从第五段起才用调查统计材料交代“包身工”制度是怎么回事。这样就能发挥记叙文的特长,用生动的形象吸引读者,感染读者。

        记叙文并不绝对排除议论,精当的议论,甚至可以收到画龙点睛之妙。但是对于这种议论要求很高,不仅要紧扣题旨,而且必须凝练和警辟。例如,托尔斯泰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的开头: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鲁迅《故乡》的结尾:“我想:希望是本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。这正如地上的路,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”如果是担心读者看不懂作者的用意,而作一番说明,那就弄巧成拙,索然无味了。

        再有,必要的议论还应当是形象的,而不能是抽象枯燥的。什么是形象的议论?《故

乡》的结尾就是个范例,它是用形象的比喻来说理。再如《包身工》,在讲完了包身工的情况之后,又形象地描写了孩子时候看到过的船户养墨鸭捕鱼的事,用来和这种养小姑娘谋利的制度相比。作者写道:“但是,从我们孩子的眼里看来,船户对墨鸭并没有怎样虐待,而现在,将这种关系转移到人和人的中间,便连这一点施与的温情也已经不存在了!”形象地揭示出包身工的遭遇连禽畜都不如。文章最后写道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黑夜,静寂得像死一般的黑夜!但是,黎明的到来,毕竟是无法抗拒的。索洛警告美国人当心枕木下的尸首,我也想警告某一些人,当心呻吟着的那些锭子上的冤魂!

这里虽是说理,却浮现着活生生的形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载上海《语文学习》1980年第2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