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wxwx123的博客

请参观阅读我的博文的朋友别忘了点击一下我的广告啊,哈哈,拜托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“省略”例话  

2016-01-22 09:23:10|  分类: 作文童话与励志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孙教授《“省略”例话》

“省略”例话

孙移山

  写文章,不仅要研究写什么,还要研究不写什么。

            无论写人还是写事,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全部照录。根据表达的需要,删其所应删,就是省略。

    记叙性质的文章,省略大致有四类:去冗、后略、前省和含蓄。

一、去冗

        所谓去冗,就是把一些无关紧要的部分去掉。有的可能与主题有关,但是不新鲜;有的也许很新鲜,但是与主题关系不大:这些就要统统去掉。例如,周而复截肢和输血》中有这样一段:

        手术开始了,那十多个人一声不响地注视着。直到半夜才把五个手术做完。顾部长请白大夫去吃饭,可是白大夫回到自己屋子里,脱下衣服,又跑到病房里去了。

五个手术整整做了半夜,怎么做的却没有写,上句说开始,下句就说做完了。为什么?因为这一部分主要不是写白求恩同志医术的高明,而是写他对工作、对同志的极端热忱。他拂晓出发,冒着大雪饿着肚子走了八十里山路,黄昏才到河浙村。进了村,不吃饭,不休息,就去看伤员,做手术,直到半夜才把手术做完,还不肯去吃饭。这充分表现了白求恩同志忘我的工作热情。如果大写他怎样做手术,就会冲淡这一中心。

        再如杜鹏程的《打粮站》,写到连长周大勇为了了解敌情,派宁金山和宁二子兄弟俩去抓一个俘虏——

          他兄弟俩爬到村子的围墙边了。

        宁金山说:“二子,你蹲下,我踏在你肩膀上爬过墙去。”

        “哥,你搭个人梯子,我过去。”

        宁金山拉了二子一把,贴住耳朵命令:“我是班长,听我的命令!”

“命令”二字真灵脸,它把二子涌起的感情一下子便压下去了。……

        眨眼功夫,宁金山和宁二子回来了。

        宁金山把背着的沉重东西,咚地往周大勇脚边一掼,说:“二子,把这家伙嘴里塞的东西掏出来!”

宁金山怎么爬墙没有写。因为在前边兄弟二人的对话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俘虏怎么抓到的也没有写。从回来之快可以断定,这个任务对于宁金山来说并不困难,没有多少“戏”可写,无非是趁敌人不防猛扑上去,堵住嘴等等。对读者没有新鲜感,不如干脆不写。

        又如,唐弢《同志的信任》一开头写道:

          一九三五午冬天的一个傍晚,鲁迅先生在预先约定的地点,会见了一个陌生的女青年。互通胜名之后,来客拿出一个小小的纸包……

只说互通姓名,这陌生的女青年姓甚名谁,是干什么的,都略去了。从下文可知,是方志敏同志让人托鲁迅把自己的文稿转交党中央。文章写的是方志敏和鲁迅,不应枝节旁生。对于中间转递的这个女青年不用说多写,就是交代一下姓名,也会分散读者的注意力,因此应当略去。

二、后略

        有些内容在文章中不是根本不写,而是因为前边已经写到,在后面就从略了。这就是后略。

        吴敬梓的《范进中举》,写穷读书人范进侥幸中了举人,看到报帖便喜得发了疯。他先是笑了一声道:“噫!好了!我中了!”接着“往后一交跌倒,牙关咬紧,不醒人事”。被人用水灌醒后,又一边笑着叫:“噫!!我中了!”一边满街乱跑。大家没有办法只好去请范进的老丈人胡屠户。接着写道:

                一个人飞奔去迎,走到半路,遇着胡屠户……正来贺喜。进门见了老太太,老太太大哭着告诉了一番。胡屠户诧异道:“难道这等没福?

老太太告诉什么?当然是范进见了报帖后的发疯经过。胡屠户不知,老太太必得详述,但是读者已经清楚,就没有必要详写了,只用“告诉了一番”交代过去。

        后略略到什么程度?是一句带过,还是略说几句,要看实际需要。《林教头风雪山神庙》中写到林冲被刺配到沧州以后,偶然与在东京救助过的李小二相遇。李小二把林冲请到家——

          李小二便拜道:“……恩人不知为何事在这里?”林冲指着脸上道:“我因恶了高太尉,生事陷害,受了一场官司,刺配到这里。”

因为前边已经有三回书近两万字写林冲的这段遭遇,没有必要再絮烦。

三、前省

有些内容,按常规是应该在前边写的,但是从表达效果看,留在后边写更为适当,前边就先省去不写,这就是前省。如鲁迅的《药》写华老栓买回人血馒头以后,见了华大妈——

            两个人一齐走进灶下,商童了一会,华大妈便出去了,不多时,拿着一片老荷叶回来,摊在桌上。老检也打开灯笼革,用荷叶重新包了那红的馒头。……

华老栓和华大妈商量什么呢?没有写。但是接下去的行动便正是商量的结果,前边如果写了商量的内容,不就重复了吗?省去商量的对话内容,留在后面写具体的行动,就更形象,给读者的印象更深刻。

    前省不仅可以避免重复,有时还为了取得更积极的表达效果。例如《智取生辰纲》中写晁盖、吴用等人谋划劫取生辰纲——

           吴用笑道:“我已安排定了圈套,只看他来的光景。力则力取,智则智取。我有一条计策,不知中你们意否?如此如此。”

晁盖听了大喜,着脚道:“好妙计!……。”

什么计策?没有写。如果写了,不仅与下文重复,更重要的是,读者预先知了谜底,文章就难以层层设伏,引人入胜,突出吴用这个“智多星”的神机妙算。

        前省,还是后略,要根据需要。前边提到的《范进中举》和《林教头风雪山神庙”,只能后略,不能前省。《药》和《智取生辰纲》都

是前省。如果后略,读来必定索然无味。

四、含蓄

        在文章中,有些内容按说是可以写的,却故意省略,而给读者留下想象思考的余地,这就是含蓄。文学性的记叙文,有时要靠作者有限但是恰当的描绘,使读者感同身受并勾起丰富的想象,有时问题的结论文章不直接说出,而要让读者略加思索以后自己得出。

        例如茹志鹃的《百合花》,写一个朴实、腼腆的通讯员,去向老乡借被子,没有借到。“我”(一个女战士)认为通讯员不会做工作,便同他再去。到了这家,“我”叫了几声,出来一个新媳妇——

我看她头上已硬翘翘地挽了髻,便大嫂长大嫂短地对她道歉,说刚才这个同志来,说话不好别见怪等等。她听着,脸扭向里面,尽咬着嘴唇笑。我说完了,她也不作声,还是低头咬看嘴唇,好像忍了一肚子的笑料没笑完。

新媳妇笑什么呢?在这里完全可以安排一段补叙,写一写通讯员第一次来借被子时的情景,但是作者没有写,这就给读者留下想象的余地。前边已经写到通讯员是个非常朴实、腼腆的小伙子,面对一个素不相识的新媳妇讲话,一定非常羞怯、窘困,作者就把这一喜剧场面完全“含蓄”在新媳妇的没完没了的笑颜中了。

        又如鲁迅小说《孔乙己》的结尾:

          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。

孔乙己到底死了没有呢?没有具休明确地写。如果通过“我”的见闻,写一段孔乙己如何悲惨地死去的结尾,恐怕也不能算是多余。但是那样写,就使读者失去了想象思考的余地。现在这样含蓄地写,每个读者都可以根据作品中表现出来的孔乙己的处境、遭遇、性格,加上自己对生活的体验和理解,构想出孔乙己各式各样的结局。

以上谈的省略,都是从文章的内容、结构而言,要使文章写得简洁还要注意词语的省略,那是语法修辞研究的课题,这里就不谈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载上海《语文学习》1980年第10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